汇银维权经验总结,本人是汇银维权领导人之一

2015年1026日,对于两年前在汇银踩雷的投资人来说,是个值得庆祝的日子。这一天,安吉县人民法院执行庭开始给投资人打电话核实个人信息,下午,陆续有人收到执行款,这两天,有几十名投资人收到了执行款。预计接下来一段时间,大家都能收到钱,本次返还比例为本金的41.53%。另外,法院告知我们老赖尚有处未抵押的厂房拍卖中,厂房估计能拍到8001000万。汇银投资人总本金1000万,此次返还410多万,加上拍卖资产所得,本金应该能够全额返还。虽然拍卖又是一个漫长的过程,但是对比2013年以来其他近千跑路平台的情况,这已经是非常幸运的结果了。 两个月前,千古老弟写了个帖子,标题是“不一样的雷,一样的结果”。今天,汇银的维权,确确实实出现了不一样的结果。作为当初维权的牵头人之一,我百感交集,想和大家介绍一下汇银维权至今的一些情况,以史为鉴,第一是希望大家从中雷中吸取教训,第二也给不慎踩雷的投友们一些借鉴。 先简单介绍一下汇银的维权结果。安吉汇银投资201311月提现困难,投资人开始组织维权,20141月警方立案,并查封了部分资产。20157月安吉县人民法院判决,公司法人有期徒刑3年缓刑3年,一名股东有期徒刑3年缓刑3年,一名从犯有期徒刑一年零6个月,缓刑2年(文后附法院判决书部分内容)。之所以主犯从犯都判处了缓刑,主要是因为前期公安机关追回的赃款414.8万,加上随后拍卖资产所得,应该算是基本上退还了本金。作为我们受害人来说,如果能拿回本金,也对判决无异议。 回想当初的维权过程,按我们汇银雷友的说法,可以拍一部电视剧,也可以写一本小说。过程之曲折,内容之跌宕,我想,不亚于各种谍战悬疑片。遗憾的是,我不是小说家,也不是编剧,写不出那么精彩的东西,我只能用我朴实的语言,向大家简单的描述了一下维权过程,也总结一点维权经验供大家参考。通过这次维权,我自己也感慨诸多,前后历时两年,期间我和另一位维权组织者---网名hi骚年的投资人在安吉呆了将近两个月,后来又多次前往安吉,电话更打了不计其数,现在大家终于拿到了第一笔钱,也算是天道殷勤吧。 通过维权,我自己也学到了很多东西,更重要的是,交了一些朋友。特别是骚年,我们在安吉并肩奋战,结下了深厚的友谊。因为维权过程中认可了对方的能力和人品,所以后来我们又共同创业,原本相距千里毫无交集的两个陌生人,后来成了事业上的合作伙伴,这也是当初维权时没有想到的。 维权过程是非常复杂和曲折的,写出来恐怕会很长,我先把我总结的一点维权经验分享一下吧。维权成功,需要有几个条件,基本上是缺一不可,这几个条件同时实现的概率是很低的,这也是为什么千古会感慨所有的维权最后都不成功的原因。几个条件我总结如下: 1. 老赖有资源可以用来操作。老赖的资源可以是很多种,如平台有部分真实业务,如老赖在当地信用还没有完全破产,如老赖确有资产可以进行运作。像汇银就属于有资产可以运作的情况。两名主犯之一程海滨有价值数千万的厂房抵押在银行,通过一系列手段将贷款还了,然后从另外银行贷出更多的钱。另一主犯朱文启有几处厂房土地,其中一处未有任何抵押,法院查封后可以进行拍卖。另外,在维权过程中朱文启迫于强大压力,也退回10几万现金。关于老赖的资源,大家要重视的是,基本上,所有雷的情况都比我们想象的要差,有资源可以运作的老赖是极少的,常见的情况是前期维权组织者被老赖蒙蔽,误以为老赖可以通过各种运作来解决危机,判断失误以致后面维权方向有误,最终导致维权失败。 2. 维权要齐心协力。踩雷后维权难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由于牵涉投资人众多,大家的意见很难统一。由于投资人分布在全国各地,到平台当地维权本身就困难重重,维权的最大资本就是依靠众多的投资人共同给老赖和政府施加压力。当投资人不能齐心协力的时候,维权结果可想而知。要想让老赖配合还钱,必须给老赖以极大压力。没有大家的共同努力,几个外地人是无法给老赖以实际压力的。汇银从维权至今,一直是相当团结的,在维权过程中大家也纷纷贡献自己的力量。如通过特殊手段定位老赖的行程,让老赖明白我们的能量,从心理上给老赖以压力;通过一些手段找到老赖的家人,通过恐吓威胁的方式施加压力(当然,这些做法不太合法,但是我们并没有更好的办法,也是不得已为之);参加统一组织的维权行动,让警方给老赖以压力。当政府不作为时,大家又集体行动,通过政府热线、省长信箱等,给相关部门以压力。 3. 维权要有强有力的组织者。维权是个难度很大是事情,到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去维权,对方往往是在社会上摸爬滚打若干年的资深老赖,维权难度可想而知。投资人往往只是在本行业有一定成就,但是大家都没有维权经验,社会经验也往往不足以和老赖相比,这样很容易被老赖误导,对形势判断失误,也很容易造成投资人分化,这也是维权失败的原因之一。在汇银的维权过程中,我和骚年从能力上是互补的,我年纪较大,社会经验丰富一点,经历也较多,自己做过企业,接触过政府部门、企业老板、民间借贷,所以对大方向判断较准。骚年年轻有冲劲,脑子聪明并且细心,执行力和组织能力都很强。在和老赖交锋的过程中,我们在团结了全体投资人,在其他投资人的支持下,相互配合,采取了各种方法与老赖及其他各方债主做斗争,最终取得了相对较好的结果。 4. 维权组织者人品非常重要。维权中大家各自利益不同,组织者如果私心太重,很容易被老赖利用,也很难让大家齐心协力,人品不好的组织者,维权注定是要失败的。在汇银维权的过程中,会面对各种威逼诱惑,主犯曾经多次表示把我和骚年的钱全部返还,试图让我们离开安吉,使维权半途而废。并且表示如果我们帮助他以收债权、债转股等方式解决掉问题,会付给我们报酬。从犯也曾找到我们提出可以赞助我们一些维权经费。除了利诱外,还会受到一些威胁,有老赖线下的债主动用一些社会人员威胁我们,还有人打听我们晚上的住处,扬言要找我们谈谈。面对这些威逼利诱,如果私心稍重,就可能使维权半途而废。 5. 需要有一定的运气。不可否认的是,我们做任何事情都有运气成分,所谓谋事在人,成事在天。运气也是维权成功的一个重要因素。具体到汇银来说,因为程线下债主众多,大家都盯着他的厂房,他的厂房贷款过程非常惊险,稍有差错,贷款就不能下来,其中的过程,要详细描述的话,恐怕要几篇文章。另一主犯朱,有一处厂房没有做过抵押,而201411月,最高院出台了一个《关于刑事裁判涉财部分执行的若干规定》,上面明确表示刑事案件的被害人的赔偿优先于其他民事债务。按以往的先例,一般是和其他民事债务的赔偿顺位一样的,在老赖欠下众多民间债务的情况下,我们能分到的钱大大减少。还有维权过程中有多方利益牵涉其中,没有一点运气,也是很难维权成功的。 以上几点同时实现的概率是微乎其微的,所以导致绝大部分维权都是以失败告终。即便是汇银,我们也只是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,在钱没有全部返还我们之前,维权还将继续,整个过程旷日持久,长达数年,由此可见维权的难度。因此对于我们来说,维权是我们害怕发生的事情,更多的把功夫下在研究平台上,谨慎投资,防止踩雷,让维权远离我们,才是目的。我虽然总结了经验,但是衷心的希望这些经验没有用武之地,以后和大家交流的都是如何选择平台而不是如何维权。

全部回复(0)

参与讨论

激浊扬清为P2P网贷崛起而奋斗

商务合作: hezuo@wangdaibus.com

©2001-2018 版权所有:苏州车头动力网络技术服务有限公司

(苏ICP备14041899号) 苏公网安备 32050802010755号

提示

提交申请成功!

提示

发布成功,帖子正在审核

确认 取消

鼠标滚轮缩放图片